<strike id="51dvh"><i id="51dvh"></i></strike>

    <form id="51dvh"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51dvh"><address id="51dvh"><th id="51dvh"><progress id="51dvh"></progress></th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51dvh"></address>

      蘇氏家風:人才輩出的文化密碼

      日期:2022-06-16 瀏覽次數:

    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趙林

        “一門父子三詞客,千古文章四大家。”懸掛在四川眉山三蘇祠門口的這副楹聯,既道出了蘇洵、蘇軾、蘇轍父子三人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千古佳話,也暗含著古往今來家道興盛的文化密碼。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三蘇祠時指出:“家風家教是一個家庭最寶貴的財富,是留給子孫后代最好的遺產”。蘇氏一門之所以人才輩出,與良好的家風家教大有關系。鑒古知今,蘇氏家風對今天的家庭家教家風建設仍有著多方面的啟迪意義,擇其要者,有以下三個方面。

        “吾欲子孫讀書,不愿富”

        耕讀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。良好的家風,一定是有讀書傳統的家風。這一點,在蘇氏家風中體現得尤其明顯。

        蘇洵的父親蘇序非常重視讀書學習,他的一個重要理念就是“吾欲子孫讀書,不愿富”,為此傾其錢財,購置了大量書籍。蘇軾后來在給友人的信中回憶他祖父購置的書如汗牛充棟。蘇洵把蘇家的南軒命名為“來鳳軒”,作為蘇軾、蘇轍的書房,并親自對家中數千卷藏書,“手緝而校之,以遺子孫”。對于成長中的蘇軾、蘇轍來說,“門前萬竿竹,堂上四庫書”無疑是再好不過的成長環境。蘇轍回憶說:“惟我與兄,出處昔同。幼學無師,先君是從。游戲圖書,寤寐其中。”“讀書猶記少年狂,萬卷縱橫曬腹囊。”儼然樂在其中。

        蘇洵雖然“少不喜學,壯歲猶不知書”,但是“二十七,始發憤”,幡然醒悟后便閉門苦讀十年。大器晚成的蘇洵吸取自己“以懶鈍廢于世”的教訓,悉心指導蘇軾、蘇轍讀書治學。蘇洵要求蘇軾、蘇轍每天都要背誦和抄閱古籍經典、熟記經史。晚年的蘇軾曾夢見小時候沒有按時背誦《春秋》一書,被父親懲戒,嚇得出了一身大汗。有詩為證:“夜夢嬉游童子如,父師檢責驚走書。計功當坒春秋余,今乃初及桓莊初。怛然悸悟心不舒,起坐有如掛釣魚。”由此可見蘇洵教育之嚴格。

        不過,蘇洵對子女的教育并不是一味地嚴,而是嚴慈相濟,頗具現代意識。為了培養蘇軾、蘇轍的讀書興趣,蘇洵常常與兩兄弟同讀一本書,共同探討古今的成敗得失。此外,蘇洵還極為推崇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的理念,注重把旅游和讀書結合在一起,以拓寬眼界、提升氣度。蘇洵年輕時常常游歷名山大川,回到家中便給蘇軾、蘇轍兩兄弟講述旅途見聞。蘇軾、蘇轍長大后,蘇洵還帶領他們游歷名山名寺,走訪名師高仕。公元1059年,父子三人進京,走水路出三峽,蘇軾、蘇轍玩賞沿途風景的同時,時常吟詩作詞。江上航行完畢、棄船登陸時,蘇軾、蘇轍已經作了詩歌百首,名之為《南行集》。

        “守其初心,始終不變”

        在蘇軾、蘇澈的成長道路上,母親程氏也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她在教育兩個兒子讀書時,常以古人的高潔品行進行激勵教育,“聞古今成敗,輒能語其要”。

        有一次,程氏在教授蘇軾讀《后漢書•范滂傳》時,不禁“慨然太息”。史載,范滂因反對宦官而被捕,其母到獄中探望,范滂長跪痛哭:“兒子不怕死,就是放心不下母親,請母親不要為我感戚。”范母慷慨道:“你今與李膺、杜密兩位一樣留下好名聲,死亦何恨!當性命與氣節不可兼得時,二者取其一,理應舍命取義。”范滂叩頭向母親訣別,聞者無不動容。蘇軾也深深被感動,他問母親:“軾若為滂,母許之否乎?”蘇母肅然答道:“汝若為滂,吾顧不能為滂母邪?”程氏循循善誘的人格教育,對蘇軾、蘇轍的人生態度和價值取向起到了潛移默化的引導作用??v觀蘇軾一生窮達多變、飽經憂患,然而始終剛正不阿,不肯隨俗俯仰。正如蘇軾在《杭州召還乞郡狀》中所說的那樣,“守其初心,始終不變”。

        水有源,木有根。蘇軾在長子蘇邁走上仕途時,贈予其一方硯臺,硯底刻有銘文:“以此進道常若渴,以此求進常若驚,以此治財常思予,以此書獄常思生。”飽含著蘇軾對兒子的諄諄教誨。蘇邁后來頗有政聲,史稱其“文學優贍,政事精敏,鞭樸不得已而加之,民不忍欺,后人仰之”。

        “茍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”

        蘇軾在《記先夫人不發宿藏》中曾記載了母親程氏的一段教育往事。“先夫人僦居于紗轂行。一日,二婢子熨帛,足陷地。視之,深數尺,有一甕,覆以烏木板。夫人命以土塞之,甕中有物,如人咳聲,凡一年而已。”發現前人窯藏的一壇寶物,對于一般人來講,無疑是一筆意外之財??墒?,程氏卻叫人重新埋好。這種“非義不取”的家風直接影響了蘇軾和蘇轍的財富觀。

        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。“茍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”從政后的蘇軾,無論是生活上陷入困境,還是政治上跌入低谷,都能始終做到為政清明,對富貴名利泰然處之,這與其早年接受的家庭教育密不可分。他寫下這樣的詩句:“君子可以寓意于物,而不可以留意于物。寓意于物,雖微物足以為樂,雖尤物不足以為病。”“惟江上之清風,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。”安貧樂道、超然物外的人生境界躍然紙上。即便晚年被貶到海南儋洲,考慮道自己垂老投荒、難以生還,仍不忘在給朋友的信中囑托:“生不挈棺,死不扶柩,此乃東坡之家風也。”

        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,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風都是永恒的話題。今天,梳理和探究蘇氏家風,既是學習和研究三蘇思想品格、精神風范、為人處世原則的重要視角,也對涵養新時代共產黨人的良好家風有著特殊啟示和現實意義。

      欧美黑人巨大3DVIDEOS极品,91人妻超碰在线,亚洲免费人电影
        <strike id="51dvh"><i id="51dvh"></i></strike>

        <form id="51dvh"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51dvh"><address id="51dvh"><th id="51dvh"><progress id="51dvh"></progress></th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51dvh"></address>